会员中心

山东被枪杀县政协常委曾非法吸存2亿元

发布日期:2012-08-27 18:08:15 浏览次数: 新闻来源:未知


编者按:这是一起血淋淋的案件。这也是违法经营的代价。商人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的,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在追逐利益的同时如果无视道德的约束,无视法律的存在,无视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其后果终究被利益所吞噬。在我们的业内是否也存在着类似违规经营的问题?希望大家能够从本篇报道中得到启迪和警示。
未雨绸缪,知微见著,防微杜渐。自觉地遵守经营规则,认真地做好风险防范,稳健地推进企业的发展,应该是每一个企业家睿智的选择。
                                             

                                                                 本刊编辑部


2012-04-10 00:45:24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北京) 
一起发生在江苏的连环杀人案,却搅动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山东小城桓台县的敏感神经。
2月29日,江苏省镇江市高资镇,一具30多岁男性的尸体被发现在一辆车门紧锁的黑色起亚越野车的副驾驶座上,死者头部中枪。经查证,该男子的身份是山东省桓台县政协常委、桓台县浦发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宋佃涛。两天后,在江苏南京,又发生枪杀案。
3月8日,江苏省公安厅(微博)通报:在公安部的直接指挥下,江苏警方成功破获2月29日和3月1日发生在镇江和南京,致使3人死亡的系列持枪杀人案。3月5日下午,犯罪嫌疑人魏某在家中被抓获,缴获大量赃款。
两起案件最终被定性为有预谋的谋财杀人案。坊间传言,魏某操纵杀手杀死宋佃涛,然后再将杀手封喉,连环杀人案的真正动机最终还是落在第一个死者宋佃涛身上——宋因千里追索向魏某提供的5000万元借款而惨死。
与此同时,小小桓台县城里,庞大的关系网、2亿多元人民币的资金,因宋佃涛的死而躁动不安起来。
宋佃涛、魏某、5000万、2亿、桓台……这一切线索最终都导向桓台浦发这家公司背后不规范的民间资本链条。桓台的民间借贷危局,因这根支柱的猝然倒掉,将整个县城推向了风波和不稳定的边缘。
一个讨债老板的死亡
突然暴富
如果不是被枪杀了,今年31岁的宋佃涛绝对是众人羡慕的对象:去年刚被选为桓台县第十三届政协委员并当选为政协常委;身兼桓台县浦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桓台浦发”)、山东群晟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去年刚搬进全县最能彰显身份和财富的少海花园小区……
但这一切自2月29日之后都不再与宋佃涛有关。他背后只留下年迈的父母、刚上幼儿园的女儿,和现在身陷囹圄的妻子。
3月25日下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宋佃涛位于少海花园小区58号楼的住处。他的一位邻居告诉记者,自从宋出事之后,家里面就没有人了,倒是偶尔会看见有陌生人来打听。
据她介绍,之前宋没出事的时候,也很少有交往。“宋打招呼很随和,说话也有水平。个子很高,长得也帅。一般在上午及早上很少看见他,下午或晚上才能看到。”
宋去年春天买下少海花园的这套二手房,据了解,那时的房价接近1万元/平方米。多位少海花园的居民告诉记者,有很多当地的政府领导住在这里。
3月26日上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宋佃涛的老家桓台县起凤镇华沟村——后面就是著名的马踏湖风景区。
在华沟村,很多人对宋佃涛讳莫如深。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宋位于华沟村的住宅:此处与一般农户无异,大门紧锁,但对联仍显崭新,两个红灯笼悬挂在屋檐下。
一位村委会的人士向记者回忆,“大家对宋佃涛的评价都不错,说他口碑好、讲信誉。听说县里面的一个退休干部就在他的桓台浦发投了50万元,还是用房子抵押的贷款钱。”他们家富裕也是这最近两三年的事儿,原来也是不怎么样。宋佃涛以前在乡镇上的一家商标公司上班。
两三年前,宋佃涛从老家并不宽敞的民房里走出来,干起了从民间吸收资金的“投资”事业,但并没有迅速的火起来。直到2010年,宋佃涛成立桓台浦发,它的生意算是真正做起来了,而且越来越红火。可惜“富得太快,命都没了”。
华沟村的片长宋述泉以前和宋佃涛是邻居,他回忆道:“他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搞养殖。虽然宋佃涛现在做得很大,但是他父母不干活也是这一年多的事情。宋佃涛这个人办事很低调、待人很客气。”
5000万的“夺命债”
打在宋脑袋上的那颗子弹,从去年6月就悄然出膛。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去年六七月间,一个来自江苏镇江的人出现在桓台浦发的办公室里,他找到在桓台做“投资”已经很有名气的宋佃涛,表示需要一大笔钱,数目为5000万元。但是要求支付方式不能通过银行转账也不能是承兑之类的票据,只要现金。这个借钱的人表示,5000万借了之后,过年的时候可以给宋佃涛一个亿。
面对巨大的利润诱惑,宋佃涛开始筹钱。一位知情债权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宋每天都到银行去取钱,由于数额太大,他每天都去银行取100万,接连取了一个多月。估计就是为了筹备这5000万。”
为了运送庞大的现金,宋佃涛将自己车的后座拆掉,将车窗都封闭严实,和妹夫带着这5000万元现金前往镇江。
上述债权人向记者透露,今年春节过后,宋佃涛可能发现自己上当了,多次赴镇江要债,但都未果。
接近山东省桓台县公安局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宋佃涛5000万元的“投资款”实际上是被骗了,今年2月24日,宋被电话通知去镇江拿钱,结果被杀了。
知情人士透露,江苏警方已追获赃款大约4000万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南京调查了解到,宋案在江苏公安系统内部被视为一个较为复杂也颇具戏剧性的案件。曾有警员希望把此案的刑侦过程写成办案纪实向《人民公安》等法制类媒体投稿,但最终被内部叫停。
江苏省公安系统相关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宋案的刑事侦查工作(一个月)已经接近尾声,将进入预审阶段(两个月),如不出意外将在三四个月后进行刑事起诉并在南京市进行审判。那时案情才会较为完整地大白于天下。”
3月17日下午,宋述泉被通知与宋佃涛家人亲属一行10人前往镇江处理善后事宜。19日,尸体按规定被火化。
据宋述泉回忆,他在殡仪馆里见到了宋佃涛的尸体,打在脑门左侧的弹孔印迹依旧明显。其父亲宋丰寨在见到尸体的那一刻,几乎哭得晕倒。
非法的桓台浦发
注册“投资公司”
3月25日下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往北仅半个多小时车程的桓台县。
“你去桓台浦发啊?前一段时间那儿出事了,都关门了。”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说,“看样子你们是从外地来的,不会也有钱投在那里吧。”
到了目的地。桓台浦发的卷帘铁门紧锁,门可罗雀。
但20多天前的2月29日,这里却是熙熙攘攘。多位债权人向记者透露,就在这一天,桓台浦发吸收了几百万的存款资金。3月1日,受宋佃涛之死的牵连,桓台浦发大门紧锁,但门口依旧熙熙攘攘,在这里投入了金钱的人们在得知宋死亡的消息后从四面八方涌来,希望拿回自己的本金,再高的利息都不重要。当然,这也是他们的奢望。
桓台浦发店面右边一家麻辣烫餐饮店的老板娘告诉记者,他们与桓台浦发虽然相邻,但很少来往,只是偶尔会有那边的员工来此订餐。她之前也向桓台浦发打听过投资的事情,得知门槛大概为10万元,“思考比较了一下,觉得自己开小饭馆挣钱不容易,还是钱放在银行比较稳当。”
据老板娘描述,桓台浦发的办公楼有三层,装修较为奢华。附近同一类型的店铺老板告诉记者,“这里是桓台最好的商业地段”,像桓台浦发这样的店面每年的租金大概10多万元,在县城里已经很贵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得的桓台浦发注册资料显示,其注册成立时间为2010年1月29日,注册资本金为299万元。据桓台县工商局企业注册局局长成艳介绍,桓台浦发这类“投资公司”在注册登记时显示的业务范围是投资、咨询等。
月息3分的吸引力
化工产业较为出名的桓台县,并不缺乏民间资本。据接近桓台公安机关的人士透露,小小县城里,十几家投资公司,可以说大部分都是“吸金公司”,而桓台浦发最为有名。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由于桓台县城中村的改造,很多住户一户分到两套房子。一部分人将其中的一套房子卖掉或抵押贷款来获取资金从事生意或投资。
而此时,桓台浦发以其独有的特性吸引了他们的目光。桓台浦发的第一步是宣传,使其在全县有较高的知名度。据多位债权人介绍,桓台县电视台以及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桓台浦发广告的身影。在桓台知名的金太洋花园酒店里,每个房间都有一本以桓台浦发为封面广告的《桓台大黄页》,桓台浦发的广告最为醒目,其业务标注为:投资管理、休闲理财、房产中介、贷款服务。
知名度提升后,宋佃涛吸引“投资人”的第二步就是以私募股权投资的名义让投资者放心投资。
李甜(化名)去年以房子抵押贷款20多万元,悉数放入桓台浦发,进行私募股权投资。但多名债权人向记者表示,他们没有获得宋所谓的股权投资的材料,更没有投资风险的培训与警示,只是听过一次推介会。
李甜向《中国经济周刊》回忆说,“在推介会上,宋佃涛给我们讲他做私募股权,并解释私募股权的含义。”那天去参加推介会的有十多人,当时被告知“这种推介会会不定期地举行,让咱们这些在那儿存钱的人知道这个钱是干啥了。”“现在看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吸收资金。”
即便是不明就里,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将钱存入桓台浦发。3月29日,桓台警方召开发布会通报专案情况:截至目前,警方查证桓台浦发账面存款人为618名,吸收存款为2.15639930亿元。而这还仅仅是账面可查的数额。多名债权人告诉记者,在此之前,宋佃涛信誉很好,存进去的钱都按约定的时间予以归还和付息,没有发生违约现象。
桓台浦发给予投资人的利息也很高,2011年11月后,存款一月期涨到3分(3%)。以债权人陶洋(化名)为例,他在今年2月份放入存款60万元,按照月息3分计算,一年下来,利息就可以达到21.6万元。
此外,宋佃涛的另一个头衔——桓台县政协常委更是帮了大忙。“我们觉得他既然是政协官员,他的这种经营肯定是合法的。”多位债权人表示。
桓台县政协研究室主任苏士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宋去年被选上政协常委,但并不是政府机构的人。
对于宋是如何被选为县政协常委的,桓台县政协秘书长高延胜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我们不能给你说这个情况”。
宋佃涛在吸收存款时为了躲避监管,借据合同是双方以亲友关系的名义进行的。《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得的一份债权人与宋佃涛的借据合同上写着,“鉴于借款方和出借方是亲友关系,且出借方自愿将资金借予借款方。”
桓台浦发在这张借据中则承担着担保方的角色,符合其业务范围。但事实上,由于宋佃涛是桓台浦发的法人代表,这样的担保具有极大的风险。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如果不是宋佃涛之死引发桓台浦发危局,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细究他们的钱究竟用在什么地方。大家关注的可能只是自己的存款到期的日子和可以领到的丰厚利息。
据多名债权人回忆,宋曾告诉他们,桓台浦发投资的一个公司已经上市了,叫“金珍堂”,主要经营收藏的。公司业务员告诉他们,金珍堂是宋佃涛的干兄弟开的,影响很大,控着股。
但据记者了解,A股上市公司中没有一家叫金珍堂的企业。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查了解,桓台警方2月29日查封桓台浦发的账目时,发现其账目已经有大额亏损。
事实上,2011年11月,桓台浦发的亏空以及资金紧张就有迹可循。一名债权人向记者回忆,去年11月之前,桓台浦发吸收存款三月期的利息是2分(每月2%),但是11月份之后一月期的利息就达到3分(3%)。这很有可能跟宋佃涛送到镇江的5000万元收不回造成的资金紧张有关。
3月29日,桓台警方发布的情况通报,说明了桓台浦发吸收资金的流向。
桓台浦发和宋佃涛巩玉玲夫妇总共拥有7个账户,这7个账户都被用来作为吸收存款的账户。截至账户被封存,桓台浦发在农业银行的公司账户上仅余下9.44566万元,而在宋佃涛和巩玉玲的6个个人账户上,余额累计3024.904117万元。
其余的1.8亿元去了哪里?根据桓台浦发账目明细,宋佃涛吸收的2亿多资金中,有约25%的资金在放高利贷(5316.82万元),据记者了解,其高利贷月息为4%~7%(年息为48%~84%);在江苏投资被骗5000万元,按一年后返还1亿元的初始约定算,其年利率达到了100%。目前,银行贷款年利率为6.56%,桓台浦发高利贷的利息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也就是说,桓台浦发的资金,近一半用来放高利贷。数据显示,桓台浦发支付存款人利息及其它开支约3000万元,仅占13.9%。
事实上,吸收的资金再转贷出去,极易发生风险,如果所投放的资金不能按时收回,则会引起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同时,没有实业利润支撑的借贷,靠借款人的钱来支付上一借款人的利息无异于“拆东墙补西墙”。
桓台浦发也有投资项目,但其通过上海杉富投资平台、向淄博道博商贸有限公司投资的金额总共只有2790万元,只占吸收资金的约12.9%左右。
“这个案子是由宋佃涛死亡引起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宋佃涛死后,桓台警方迅速对桓台浦发成立专案组,据专案组李警官透露,桓台浦发的性质已经定位“非法”。
杀人案发,“我们就封锁消息,及时向县委领导、县政府府领导和公安局领导汇报。之后立即将宋的妻子巩玉玲以及浦发投资公司的骨干成员控制,掌握了他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情况。”
桓台余震
监管之困
桓台浦发的事件映射着当前全国民间借贷的暗流。
在当前的金融机制下,民间资本已经很难找到正确的流向,各类投资咨询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桓台专案组李警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桓台浦发投资有限公司出事之前,很难发现其有集资嫌疑。这类披着合法的外衣,对外宣传上也是经营着合法的业务。在筹钱上以亲朋好友的名义借钱,且在借条合同上不明确利息,规避了监管的问题。投资者在出事之前都受益了,受益之后也不对外说在哪儿挣了多少钱,都会保密,这样在公司资金链断裂或出现问题之前是很难被发现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桓台县走访发现,名称上带有“投资”、“理财”、“融资”等字样的公司有十余家。其中,只有两三家开门营业。它们的运作形式与桓台浦发一样。知情人士称,在桓台浦发出事之后,大部分已经关门了。
桓台县工商局企业注册局局长成艳告诉记者,投资公司注册登记的时候,有一定的资金就行了,门槛很低。它们注册的业务主要是投资咨询。成艳介绍,“桓台浦发目前的情况就超过了它的业务范围,但我们在年检的时候也很难发现。”
投资公司年检的时候,提交年检申请和审计报告,年检就通过了。虽然从事着与资本有关的业务,但它不属于金融公司,其他部门很难监管到。
尴尬的债权人
宋佃涛的死亡,之所以给桓台县带来轩然大波,其债权人涉及的人数之多、范围之广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现在很多人家里,老人因为这个事儿急出病来住院,血压升高。毕竟这是很多人的血汗钱,有的是押着房子从银行贷的钱,如果出问题,房子也没了。”债权人李甜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因为宋佃涛的死亡而身陷其中的债权人正在形成一个圈子。
就在记者离开桓台的3月27日上午,看见很多债权人在县委门口集聚,旁边有警察在维持秩序。
与巨额的金钱损失相比,外界的一些议论也让他们显得尴尬。“不时会听到有人背后议论,说我们赚钱的时候怎么不想到有风险,投资就是有风险的。”“可是你要站到我的角度就不会那么说了,那可是一辈子的血汗钱啊!”
此外,《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查得知,目前到公安局专案组登记债权的人数有600余人。但多名债权人向记者透露,至少应该有七八百人。因为存在多名债权人“合资”参与一次交易的情况。其中,还有一部分债权人因为身份特殊而没有去专案组登记和桓台浦发的借贷关系。
“肯定有公务员在里面放钱。我就知道一个,但她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不能说她的名字。”债权人张非非(化名)告诉记者。
那位公务员对张非非说,要是她自己去闹的话,被知道肯定要开除公职的。
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在浦发投资里投钱。而投钱的名义大多则以亲属或直系亲属的名义进行。对此,桓台县县委宣传部新闻报道中心主任张希锋回应记者称,“我们不能保证所有的事情,但据我了解,我身边的同志没有人是桓台浦发的债权人。”
正是由于债权人中或有政府人员,众多普通债权人对专案组不公布查获的桓台浦发账户资金余额颇有微词。他们认为,在具体数字公布之前,会有公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提前提取资金。
专案组:不让普通投资者成为最后受害者
金太洋花园酒店,这些天成为当地出租车司机常去的地方。宋佃涛死后,桓台县公安局成立了由25人组成的专案组驻金太洋花园酒店办公,专门负责处理桓台浦发的事情。专案组冻结了桓台浦发的资金账户,且表示将全力追回账户外的资金,因此,每天都会有债权人到金太洋花园酒店来询问办案情况。
李警官告诉记者,公安局目前查获的账户上显示的储户人数是600多人,但是进一步核实以后发现,数字有变化,它的账很多是账外账(多层转借)。根据债权人登记情况,这个数字每天都有变化。
为减少储户财产损失,桓台警方查封、冻结了宋佃涛名下的公司及个人账户、财产。“我们立即封锁消息是为了防止形成挤兑,同时也防止有关系的债权人知道消息后提前将存款提走,使普通投资者成为最后受害者。”李警官向记者表示。
李警官进一步表示,案发后短时间里宋佃涛的亲戚和员工都不知道宋被害的消息,他们的钱都在账户里面存着,没有人提前取款出来。部分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桓台浦发公司员工已被警方拘留。
3月29日,桓台召开案情发布会,通报了宋佃涛遇害以及警方积极立案迅速保全财产等情况,并承诺将坚持依法办案、有赃必追。
不过,就在《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稿时,仍有债权人打来电话,告知他们的现状,希望媒体的关注可以帮助他们,尽快拿回自己的钱。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责任编辑:NN056